从精彩中找到精彩!
相见不如怀念
懂你,埋在心里,跨越一切
懂你,就不能伤害你,这是唯一
相信,上帝的安排,只能沉默
相信,内心的独白,美好胜过一切

美好,就是一种感觉,没有理由
美好,它会让人痛苦,相隔时空
逾越本我,依然会在幻觉中老去
逾越不过的不是门槛,而是自己

© 吾罗罗
Powered by LOFTER

暗物质
夜晚,仰望天空,你看到了什么?绝大多数人会说:看到了星星。夜空里有什么?有星系、银河、黑洞,有我们看不到的存在。
其他天体物质离我们太遥远,所以我们看到的星星,其实都是影像,并不真实。
地球已经存在46亿年,而人类文明才数千年。从目前情形看人类之前有没有高度文明并没有完整的记录。
物质总在发生变化,地球上的恐龙也绝不是一夜之间就毁灭,渐进过程毫无疑问。似乎上帝知道要与地球联系的唯一方式,就是创造出有有机生命的个体,并赋予他“使命”。生命延续最好的方式就是让生命通过基因传递。
其它存在也是有生命的,只不过它们要通过不同的方式发展变化,诞生与毁灭!在夜空物质存在远远比我们想象复杂的多,也不是人类认为...

华盛顿广场( washington square)
我以为华盛顿广场应该在华盛顿,其实它在纽约。这说明什么呢?
有个叫刘亦婷的女孩,曾经去了哈佛,后来就留在美国,后来做对冲基金的经理人。过往是什么?世上没有不败的花,世上没有一帆风顺的坦途,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。过去辉煌,后来未必成就。时运并济,那你还要有一颗勇敢的心!
如果我们没有经历过苦难,我们就不会咬紧牙关,熬过黑夜。

生命轨迹     每个人都只有一次生命,它很短。有些人试图超自然地活下去,这很难,好像只有神才能永生。
我不明白人为何要活很久?人活多久,自己无法把控。
人为什么要那么多钱?一个人有维持生命的...

宝石
它是矿物,因美丽、稀有而得名。
宝石不见得有实用价值,但它有独特色泽、硬度和折光率,用它比做对财富的拥有。将了不起的事情比做宝石级,说明重视。
朋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!老友从海边来故城顺便见见面,大家彼此都很期待。几乎就是一“宝石级”的家伙。我们都想装疯卖萌,试图为所欲为。
其实,我们远达不到随心所欲的地步。老朋友见面交流是第一位的,关键交流什么?大家要有共同的话题,彼此共叙友情。没有利益冲突,那么就彼此尊重避免比较,彼此的境况的确没有可比性。
我们在一起谈史论今,也有争论。比如:皇帝去泰山封禅,禅字多音,究竟读“shan”还是读“chan”?

“宝石”稀少,友谊胜过宝石。

处处有路数

前些日子曾看过西方某国一妇人14年坚持参加人家的婚宴,不请自到白吃白喝。我感觉此人真了不起,至少她不虚伪,有美食有美女靓男,享受呢!
农历八月十六,很多人选了这天举行婚礼。参加人家的婚礼我最怕的是吃,程式化的菜品没有新意,仿佛来这里不是来为新人祝福的,就是来吃的。

买了房子等待交房,这期间就会接到无数装修公司的滋扰电话,你会纳闷他们怎么搞到的电话信息?
我接到一个电话说他们与售楼中心合作搞一个活动,可以看看他们的样板间,还能领到奖金。
注意:这间公司的门口站着很多女员工,她们十分热情。她们要求你登记,这时你要想好。是否就选择这家装修公司?还好有一位女士带领我们来到一位“设计师”那儿。
这位年轻人用一...

hope for a peace world!

美国拉斯维加斯发生枪击案,伤亡惨重。
一场无关善良、信仰和自由的战争正悄然来临,人既然能杀死其他动物,那么人就能杀死人。

总之,人或人类的自私、偏执会导致人类社会的混乱。

祖国是什么?
很多人会说祖国是母亲。
其实祖国与国家有根本区别,祖国是“祖先开拓世代繁衍的固有疆土”。那么,你的“祖国”在哪?
祖国的概念应该是族群的祖居地。
春秋战国时期有齐、晋、秦、楚、陈、吴……山戎等一百零八国。那个时候的国家会很小,边境线模糊,人们出国容易。
国家是什么?国家是一个体系,由领土、人民、文化和政府组成,归根到底它就是一个资源的综合体,它的意志代表了人民的意志。

最近任志强又发表自己的看法:政府越加大房地产调控力度,下一个周期房价上涨会更猛烈。因为人们的投资渠道就这么一条,越打压楼市房价就会涨的更高。土地供应、开发商的成本摆在那里。
还有一个观点就是房价会暴跌,那我就等着看。

Waking up Slow

Heaven help me
上帝啊请帮帮我
My mind changes like the wind
我的思绪转瞬变化如风
Please excuse me
请原谅我
I don't know where to begin
我不知该如何开口
But I
但我
Didn't think I cared
以为我不曾在意过

共性与差异

给我们上课的老头姓叶,他叫叶懋华。
这老头挺有意思,他不抽烟,但总喜欢手里掐着一支烟。常有人问他:“叶先生你抽烟吗?”
他便反问:“你说呢?”“我拿的是烟吗?”
那人有些尴尬声音极低地说:“对对,你拿的不是烟,你拿的是屁。”
叶老头大声说:“你说什么?”
那人张大嘴装作使了很大的劲在说。老头摆摆手示意:算了,算了。

叶先生看上去大概有六十多岁的样子,他喜欢穿露出脚踝的裤子,不像六分裤,因为裤角口特别开阔,再加上他老人家走路大八字,活脱像一个老村妇。

他给我们讲授正态分布问题,让我们仍弄不懂的是他叫来一位做数学的老师,用一个上午给我们补课关于微积分、极数之类,那真是“脑洞大开”啊!

叶先生的课是从周...

为了离上帝更近

到此时我才明白我们的牙齿太迟钝,根本嚼不动的类似草一样的食物,如纤维非常多的芹菜,尽管西芹多汁,但经过夏天阳光的暴晒,它长得很茁壮,它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味,吸引我买回来要将它吃掉。
洗菜、切段、断生,放少许盐香油,就够诱人。
这些天我已经轻断食,不是断生!为什么?为着离上帝近些?所以,我能吃的东西很少。只有那傻乎乎的鸡蛋等着我“屠宰”,小米粥也不错。常规讲我应该断食数天,靠补充脂肪乳、电解质、消炎过活。结果我省了那些麻烦,就在家静养。
我相信自己的行为大概也是“上帝”的意思,因为我省略了与大夫的对峙,当然在大夫面前我会很谦恭。虽然“天使”总是分不清人与上帝有什么不同,但他们会将自己的道业分享给大家。...

1/112